京華時報記者廖豐
  肖家守和周華瑞均為上海鋼貿圈內數一數二的大佬,卻面臨陷入官司纏身的困局。二人的困境或預示著中國鋼貿商的詬病集中爆發。
  鋼貿兩大佬官司纏身
  昨天,新日恆力發公告稱,公司第一大股東上海新日股權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8000萬股股份被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司法輪候凍結,凍結起始日2014年2月11日,凍結期限為二年。據披露,上海新日持有其8000萬股股份,占總股29.20%,該8000萬股股份已質押。
  上海“鋼貿大王”肖家守是新日恆力第一大股東上海新日的實際控制人。根據1月28日的公告,因民生銀行上海分行訴肖家守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作出的民事裁定書已經產生法律效力,肖家守持有的、上海新日出資額為4.66億元的股權被查封,占上海新日總股本的31.07%。加上前述被凍結股權,這兩筆股權的估值約10億元。上海法院網信息顯示,從2月10日至4月15日,肖家守及旗下公司,涉借款糾紛超20起。
  與此同時,被稱為“滬上鋼市福建第一人”的周華瑞也被曝出,其連帶其他鋼貿商或鋼貿企業牽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被民生銀行、光大銀行等銀行的相關支行告上法庭。從2月至5月,周華瑞也將面臨20多起訴訟。
  投融資模式多被詬病
  肖家守和周華瑞兩位“上海灘”鋼貿大佬的境況不僅是上海鋼貿圈的縮影,也是中國鋼貿商生存狀態的表現。業界認為,肖家守和周華瑞的境況都是關聯抵押融資和貸款盲目投資兩個因素交織造成的。
  肖家守和周華瑞都是上海鋼貿圈內“福建幫”的典型代表,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上海鋼貿市場80%左右的市場份額被福建籍企業占據。“福建幫”開創的聯保互保、動產質押加上擔保機構擔保的融資模式,與福建人中老鄉抱團經商文化不無關係。
  新湖期貨分析師李曉告訴記者,2008年4萬億投資紅利刺激鋼市爆發,鋼貿商也賺得盤滿缽滿,鋼貿商用鋼材抵押、向銀行融資非常容易。“問題在於後期空單質押、重覆質押等情況越來越嚴重,隨著鋼市產能過剩,國家調控房地產市場,鋼貿泡沫破裂,銀行也收緊貸款,使得不少鋼貿商出現資金鏈斷裂情況。”
  “很多上海鋼貿商以鋼材作為融資工具,大量貨款用於地產、高息折借、期貨及其它行業投資。”我的鋼鐵網資訊總監徐向春說,如果鋼貿商專註於鋼市,即使出現虧損,虧損額度也不至於如此。
  鋼貿商危機開始發酵
  受此消息利空,2月7日新日恆力開盤即大跌,全天低位震蕩,報收6.55元,跌幅8.13%。2月10日以來,大盤走勢強勁,該股仍然陰跌,昨天收跌0.3%。而此前備受追捧的鋼鐵網商概念股上海鋼聯2月10日逆勢大跌6.61%,2月11日跌3.04%,昨天繼續下跌1.93%,而在春節前1個月,這隻股票累計漲幅近90%。
  從2011年以來,鋼貿商資金鏈斷裂、老闆跑路、官司不斷的新聞不絕於耳,2013年更為嚴重,2013年3月起,因鋼材產品市場價與出廠價倒掛致虧損,許多鋼廠協議戶聯合向鋼廠施壓要求補貼。業界猜測危機可能在今年集中爆發。
  記者採訪獲悉,因擔保融資產生的千絲萬縷關係,使鋼廠成為銀行索債鋼貿商的連帶方。為獲得貸款,鋼貿商向銀行交納保證金,銀行開出承兌匯票,鋼廠則在收到銀行承兌匯票後發貨,貨發到倉庫後變成倉單質押這種三角關係被稱為“保兌倉”的模式。若期限內鋼貿商未償還銀行貸款,則鋼廠承擔連帶責任。目前鋼市行情慘淡,前幾年鋼廠參與“保兌倉”的隱患也陸續爆發。
  因“保兌倉”問題,2008年12月包鋼股份被廣發銀行就其擔保的鋼貿商支付欠款問題告上法庭,索賠本金2.29億元和每日萬分之五的罰息以及其它從屬費用。去年10月山東鋼鐵公告顯示,作為貿易商擔保方的該公司被民生銀行等要求支付4.8億元賠償。12月山東鋼鐵再次發佈公告稱,原告已向法院提出撤訴,但公告並未透露原告撤訴原因。  (原標題:鋼貿商之殤波及上市公司)
創作者介紹

蛋糕課程

vl84vlsw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