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論
  浦東高速交警俞暉通過對轄區事故數據的比對分析後得出結論:“交通事故總量和死亡人數總量70%集中在高速公路出口500米範圍內,這些發生在出口500米範圍內的事故中又有70%是發生在夜間。”
  □晨報記者 倪冬
  6月12日清晨6點剛過,杭州繞城西線南向北三墩主線出口處,一輛黑色奧迪轎車與一輛滿載杉樹原木的半掛車發生碰撞,奧迪司機當場身亡,後被證實系浙江大學副校長吳平,高速公路口的行車安全問題由此引發全國網友關註。
  2008年,浦東高速交警在轄區主要高速公路出口安裝了黃閃燈、漆划了黃白相間的地面指路標誌(被稱作“大黃蜂路政設施組合”)。這兩個“土法子”實施至今,浦東高速原管轄的近150公里範圍內,每年出現死亡的交通事故總量比2008年以前下降了40%以上。
  浙大副校長車禍引關註
  6月12日的這起交通事故發生後不久,一條監控視頻出現在網上,還原了這起慘烈的車禍。視頻上顯示的起始時間為6月12日6時03分10秒,全長15秒。一開始,這輛黑色奧迪車正常行駛在超車道上,當時其前方和右方都有大型貨車。臨近三墩主線出口時,奧迪車突然右轉,右側的半掛車也立即向右避讓,但由於兩車距離過近,仍然發生了劇烈碰撞,半掛車推動奧迪車撞向護欄。在奧迪車撞擊護欄的一瞬間,車身發生側翻,而半掛車車頭駕駛室也向前甩出,半掛車上裝載的杉樹原木也因巨大慣性傾瀉而下,導致已翻車的奧迪車再遭壓埋。
  不少網友根據視頻判斷,奧迪車司機沒有註意到車速以及與相鄰車道的車距,在臨近高速公路出口時突然變道,最終導致兩車碰撞。
  雖然這起車禍的事故原因仍在調查,但高速公路口的行車安全問題引發全國網友廣泛關註。
  高速出口500米範圍最危險
  俞暉曾在浦東交警支隊高速大隊做過10年的一線交警,在對轄區約150公里高速公路(到2011年,擴展至400公里左右)的交通事故進行統計分析後總結道:“每一個高速出口都是血染的。”
  提起自己得出的結論,俞暉回憶說,在2008年6月底7月初的短短10來天時間里,浦東高速大隊轄區內就發生了多起交通事故,造成10多人死亡。
  “那段時間,所有的同事都感受到空前的壓力。”50多個民警,翻三班,一個班十五六個人,全部放棄休息,管理著約150公里的高速公路,平均10公里就有一個交警。
  “那段時間我們對酒駕、疲勞駕駛等違法行為的處罰率相當高。”但俞暉坦言,面對一分鐘幾十輛車的車流量,一個交警管10公里,怎麼可能管得過來,誰也不敢保證不再出交通事故。俞暉發現,雖然釀成這些事故的原因各不相同,但這些事故都有一個共同點——大都發生在距高速公路出口500米的範圍內。擴大時間範圍,俞暉在對轄區更多的交通事故進行系統分析後,得出了上述兩個70%的結論。
  應對
  2008年,浦東高速交警在轄區主要高速公路出口安裝“大黃蜂路政設施組合”。
  即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安裝黃色閃燈,其主要針對的是夜間行車者;同時,針對白天逆光問題,在事故高發點距高速公路出口650米、500米、350米、150米等處的地面,漆劃“4、4、2、2”組黃白相間的地面指路標誌。
  針對夜間:
  高速出口附近安裝黃閃燈
  結論出來後,俞暉寫了一份幾千字的報告,提出了在高速公路出口安裝黃閃燈、漆劃黃白相間的地面指路標誌等7項措施。
  不到半個月,第一批試驗性的黃閃燈就矗立在了浦東高速幾個路口的出口附近。經過實地觀察、修改,最終這些黃閃燈的高度被確定為4米,以避免被大車遮擋,閃爍頻率設定在1.5秒左右。
  這些安裝黃閃燈的路口在接下來的3個月內,沒有發生一起死亡事故,交通事故率明顯下降。
  “當時,很多人覺得這是‘瞎貓踫到死耗子’。”俞暉說,甚至連他父親也覺得這隻是巧合。但是,俞暉觀察出口附近留下的剎車印後發現,安裝黃閃燈之前的剎車印經常在距離出口100米至150米處,剎車印痕很濃、很黑;安裝黃閃燈後,這些剎車印拉長至約300米遠處,明顯後移了。
  2009年大年初一,俞暉專門開車載著父親,到這些安裝黃閃燈的高速公路口兜了兜,最終改變了父親“純屬巧合”的看法。“司機看不清1公里以外的牌子上寫的是什麼,但能看到那個閃爍的大黃燈。”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原本持懷疑態度的老同事也承認,黃閃燈確實有效,尤其是在晚上:“我這些老同事對浦東的路很熟,但開車難免會有想事情、開小差的時候,遠遠看到閃爍的黃燈,確實能避免錯過出口。”
  針對白天:
  高危路口漆劃指路標誌
  黃閃燈固然有用,但並非沒有缺點:“晚上效果好,白天效果一般,因為光線足,駕駛員不一定能看得清。”
  “司機去浦東機場,可能都有這樣的經歷,從浦西一路過去,太陽照得很刺眼,道路指示牌上的信息白花花一片,根本看不清。下午回浦西時,也會遇到逆光的問題。”在俞暉看來,上海東西向道路的事故率比南北向的事故率高出許多,與逆光的問題有很大關係。
  “你改變不了逆光,因為這是自然規律。”俞暉在增設黃閃燈的同時,在多處立交和6個事故高發出口嘗試著在距高速公路出口650米、500米、350米、150米等處,設置了“4、4、2、2”組黃白相間的地面指路標誌,結果很好地解決了白天因為逆光無法看清高速公路出口指示牌的問題。
  大黃蜂路政設施組合能否推廣?“好的方法就是要敢於大聲吆喝”!
  2008年安裝至今,俞暉每年都會對轄區交通事故的數據進行比對、分析,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大黃蜂路政設施組合”實施這幾年,浦東高速原管轄的近150公里範圍內,年死亡交通事故總量比2008年以前下降了40%以上。
  在俞暉看來,取得這樣的成績非常難得,浦東高速交警的轄區涵蓋了外環、五洲大道、迎賓大道、華夏高架、中環、G1501、S32申嘉湖、S2滬蘆高速,每年僅標準集裝箱吞吐量就達到2000萬標箱,還不算土方車等大型車。
  “如此高的集裝箱吞吐量在全世界都很少見,‘大黃蜂’ 取得了這樣的成果,是不是值得推廣?”俞暉直言,好的方法就要敢於大聲吆喝,敢於推廣,因為這事關生命安全,花幾千元就可以裝一個黃閃燈,外地高速公路有電線桿的也可以直接裝在電線桿上,漆劃地面指路標誌的成本則更低。
  “當然,這些設施建好後,後續的維護也要跟上,比如黃閃燈的亮度是不是足夠醒目,地面指路標誌是不是清晰。”俞暉說,道路交通管理永遠不是一勞永逸的事情。
  在他看來,在絕大部分交通事故中,駕駛員都可能存在一定的過錯,但對於交通管理者而言,必須要容忍交通參與者的這些錯誤,確保他們不小心犯錯時不以生命為代價,盡全力降低交通參與者的損失,包括違法者的損失,這被其稱作“醫者仁心”。  (原標題:“每一個高速出口都是血染的”)
創作者介紹

蛋糕課程

vl84vlsw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